|

随着房地产行业逐渐成为热门

时间:2019-04-15 12:49


  原标题:昔日300亿身家的浙江女首富,如今是负债496亿的末路狂花 艾问人物

  《鸡毛飞上天》是一部根据浙江省女企业家周晓光为原型改编的电视剧。在业内,她被称为“饰品女王”,被誉为“中国经营大师”,被评为“中国最励志的女企业家”,她的故事曾经脍炙人口。

  然而,周晓光的新光集团于2018年9月开始爆出债务问题,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尽管这位昔日的女首富竭尽全力筹钱,债务的雪球仍越滚越大,时至今日,已身背469亿“巨债”。

  2019年4月3日,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公司分别向法院申请重整。新光集团持有新光圆成62.05%股权,一旦重整实施,新光圆成将面临易主,这也就意味着,“浙江商业女王”或许要走下舞台了。

  几十年的辛酸与闪耀,宛如南柯一梦。风停了,荣耀也随风烟消云散,40年后的今天,穷途末路的女首富落为“一地鸡毛”。

  在那些个光辉的岁月里,周晓光曾轻有些“信口拈来”地说:“一个卓越的企业,总要经过几道的波折和生死的关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间有很多,我现在哪怕是什么都没有,从头再来,我还是能够重新站起来。”

  如今面临沉重的496亿元巨额债务,面对自己含辛茹苦打造了几十年的新光集团或将成为他人嫁衣裳这一局面,不知周晓光是否还能轻而易举地将这些话说得那么笃定。

  1978年,选择支撑起家庭重担的农村女孩周晓光从高中退学回家,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满地春风,她背井离乡,只身闯荡,年轻的心满满的都是希望。

  就像每一个白手起家创业的年轻人一样,辗转不同的城市,摆过地摊绣过花样,买只能站在过道上的廉价火车票,睡在别人的椅子下面,吃了上顿没下顿。

  整整7年,周晓光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无数次的往返与奔波使周晓光在中国饰品行业轻车熟路。

  1985年,周晓光与“同行”虞云新结婚,两人拿出所有积蓄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买下了一个摊位,开始卖饰品。夫妻二人一个到广东进货,一个在义乌摆摊卖货。

  结婚10年后,周晓光与丈夫拿出700万,共同创办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并取名为“新光饰品有限公司”(即新光集团的前身)。

  上个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得正响,在那个从中国古代起就盛产善于经商之人的苏杭地区,涌现出一批规模壮大的“浙江商团”,马云、丁磊、李书福,当然,还有日后的周晓光。

  拥有浙江商人天赋的女创业家,遇见了那个遍地都是商业机遇的时代,随着“义乌小商品”金字招牌的日益成长, “新光”也飞速地发展。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新光饰品以连续翻番的发展速度,一举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每天都会开发出百余款新产品,甚至,产品一投入市场,马上就有企业跟风仿造。

  2000年5月,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的国际珠宝饰品展上,新光的饰品吸引了50多个国家的70多家客户。

  几年后,周晓光接到施华洛世奇水晶奥地利总部的邀请,享受到了最高的礼遇:乘坐施华洛世奇公司派出的专机,由亚太区经理全程陪同,施华洛世奇的掌门人亲自接见。

  周晓光坐在施华洛世奇的专机上,感到自己的价值获得了肯定,她梦想着新光的规模越来越大,早晚有一天,能成为与施华洛世奇同等地位的品牌。

  有了目标就有了行动力。周晓光与丈夫商量,要想快速做大做强,只卖饰品是不够的,要迅速开启多元化经营模式。随后,新光的公司战略便转为“单一饰品经营转向多元化经营”的“多手抓”。

  2004年,随着房地产行业逐渐成为热门,周晓光与丈夫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跨界房地产。随后的10余年里,新光集团实现了饰品、地产、金融、投资等多元化经营,总资产高达800亿元。

  2016年,新光集团通过借壳方圆支承,实现房地产板块上市,周晓光也于此时上升至人生的最高点:

  2016年,周晓光以300亿财富排名胡润百富榜的第53位,以170亿财富排名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的第22位;次年,周晓光身家达到330亿,并被评为“中国最励志的女企业家”;2018年,周晓光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名第26,问鼎浙江女首富。

  鸡毛随风腾飞,野心随之膨胀。2年前,周晓光万万想不到,饰品产销数额巨大、跨领域发展“成功转型”的新光,今日会面临此番重大危机。

  自2018年1月17日起,新光圆成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没有风,没有波澜,宛如暴风雨前的平静。

  2018年10月24日,一份公开披露的公告显示:“新光集团及股东虞云新所持有的全部新光圆成股份被司法冻结,合计占新光圆成总股本的68.9%”;“虞云新已累计质押新光圆成1.26亿股,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99.98%”。当时的新光集团质押率已高达98.30%,累计质押11.15亿股。

  如此高的质押率,一旦股价下跌,就难以避免被平仓的风险。更为关键的是,如果公司的质押出现违约,这些股份被司法处置,新光圆成就极有可能被迫变更实控人。

  直到2018年11月30日,控股股东新光集团也没有筹措到有效解决债务的资金。新光集团于当天向地方人民法院送达诉讼状,拟采取资产保全措施。

  2天后,新光圆成发布公告,因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的简称由“新光圆成”变更为“ST新光”。

  被扣上了ST的“帽子”,此后的半年时间,任凭周晓光使尽浑身解数,也只能接受“江郎已才尽”这一事实,毕竟天不尽遂人愿。

  2019年4月3日,ST新光(002147)再次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新光集团2018年9月发生债务危机以来,新光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流动性危机。”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子公司,不得不向金华中院申请重整。

  像所有白手起家的创始人一样,周晓光寻求横向扩张的最重要一步就是将目光锁定在房地产行业,这是上一个10年内中国最好赚钱的领域。然而在近两年,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以及市场饱和度的进一步提升,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以前那种“跑马圈地”的时代基本已经过去了,优胜劣汰的戏码上演得愈发频繁。

  周晓光作为以批售饰品起家的创业女王,在10几年前可以被称为房地产界“小白”,本应沉稳学习、冷静思考的她,却被欲望与野心蛊惑。膨胀,满心满眼都想着扩张。刚一步入房地产领域之始就大刀阔斧:并入万厦房产、大批购入商品房、创立新光建材城……

  “起高楼、宴宾客时的热闹欢庆与光鲜亮丽都是一样的,而遇到危机时就要看根基是否够稳了。”

  有人说,“新光集团之所以负债累累,是因为他们初始时期没有打好基础,很着急就去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之前,政府就已经帮新光集团解决过多次的经济危机,不过这一次,新光集团的危机实在太大,对外负债已经达到百亿了。”

  2011年,房地产遭遇寒冬。那一年,央行共3次加息,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信贷日益紧缩,房地产行业运行整体放缓。但,当时新光集团手上的地产项目“岭后塘坞口五星级宾馆(一期、二期)以及义乌世贸中心酒店”都在“嗷嗷待哺”,如芒在背的周晓光为筹集资金周转,“11新光债”诞生了。

  “11新光债”是新光集团发行的第一只债券,也是周晓光债务危机的开端。在此后的7年里,发行债券成了周晓光的“惯性动作”。截至今年8月,新光集团已陆续发行了12支债券,发行总金额超过170亿元。其中2016年,6支债券接连发行,总额达9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11新光债”是新光集团唯一一只用来建设房地产项目的债券。此后的其他债券,发债用途都变成了为“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就在2018年8月,周晓光还发行了7.1亿元规模的短融“18新光CP001”,用于偿还“17新光CP001”本息。皇冠即时比分

  拆了东墙补西墙,窟窿越补越大,顾了头就顾不到尾巴,直至现金流吃紧,连顾头的能力都没了。

  新光集团发债的故事,在房地产行业中并不少见,房地产企业现金流吃紧选择集中发债,大多为“3+2”的期限结构。对于新光来说,2017的结束意味着“3”已截止,2018、2019年的兑付日接踵而至后,那些用掩耳盗铃方式暂时遮掩的危机,自然也就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2018年9月,由新光集团发行的“15新光01”(135319.SH)为总额20亿元、票面利率6.5%的债券,按照预计本应于该月实现回售。

  到了9月25日,新光集团本应该支付的回售金额为17.4亿元,第三个付息年度利息1.3亿元。可是当天,公司并没能将债券回售资金划至指定银行账户。

  同一天,发行的金额为1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17新光控股CP001”也将到期,但上清所仅收到部分本金及全额利息资金。新光集团此番行为构成实质性违约。

  “公司资金非常紧张,到期兑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联合评级将新光控股的债券信用等级由“AA+”降至“CC”,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

  2018后半年,就在新光集团债务危机第一次大爆发前夕,ST新光还准备收购港股风力发电传动设备供应商的中国传动部分股权,这笔收购至少需要83亿元。可当时,ST新光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2.14亿元。

  为了解决收购资金,ST新光选择向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借款50亿元。周晓光仍不失先前的自信满满:“对新光圆成的50亿元借款会如期借,到期的债券等资金都会按期偿还。”

  目前,新光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ST新光股份已经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ST新光的房产也悉数被查封。与此同时,新光集团还面临着多起诉讼和仲裁案件。

  2016年,新光圆成借壳上市的时候,周晓光曾意气风发地说:“拜托大家多买新光的房子。如果房子卖不动,新光圆成就要现出原形了。不过也不要紧,100多亿市值的股票一抵押,什么窟窿都填上了。”

  而如今,鸡毛坍塌一地。新光饰品还没来得及成为与施华洛世奇齐名的品牌,周晓光却早已迷失在房地产的迷雾以及层层的债务中喘不过气,面临着或将被迫退出新光的沉重危机。后,不知她是否对自身的定位有了清晰的认知,又是否仍然盲目自信?


转载请注明出处:皇冠即时比分